下面的文字来自早已删除的豆瓣广播,还好我截图保存下来了。
以为只有上海杨浦区才有吗?不,这片土地像上海杨浦区多如牛毛,政府官员肮脏黑暗无法想象,而偏偏就是你我普通人奈何不了ta们。

【跟家里长辈的那帮「朋友」吃饭,席间某超一线城市的副市长(原任大区公安局长)发表如下言论:90年代他们抓嫖娼,抓到一个弯弯人,专嫖小女孩,十四五岁的那种。该瓢虫说,你们不能抓我的,我嫖是有原因的,大师给我算命了,我跟一百个小女孩发生关系,生意就能好,否则我会四十岁英年早逝。我是有苦衷的。

该局长哈哈大笑,不仅没抓他,后来他们还成了好兄弟。

其实真正的理由是,这个弯弯人是贸易公司老总,之后给他们搭线输送金币……

饭局上男的都嘎嘎笑,说操了,真是人才。

我听着这种熟悉的恶心的窒息的话,能做的也就是真诚的发问,笑什么呢?什么东西这么好笑呀?教教我呗,分析分析。我觉得好可怕哦,那些小女孩怎么办呢?

我知道没有人在乎,他们不会在乎,他们也真心不会对小女孩产生共情,在他们心里那些女孩连蚂蚁都不如。我这样问很「不懂事」,属于故意找不痛快,没眼色。但我实在做不到干听着甚至跟着一起笑。我就是要当这根刺。妈的。 】

#橙雨伞 微博:
#一天一点她能量 - 转发 @人民日报 : 【 #王曼昱获世乒赛女单冠军 ,祝贺!】在刚刚结束的休斯敦世乒赛女单决赛中, @王曼昱 战胜队友 @孙颖莎 ,首度捧得吉·盖斯特杯,孙颖莎摘得银牌。由此, #国乒实现世乒赛女单14连冠 !恭喜王曼昱,恭喜莎莎,中国队威武! #孙颖莎vs王曼昱 (人民日报记者孙龙飞)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L3R4nigWK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豆友说的对,封禁确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推广。对我而言,很多没接触到的好的文章播客都是在封禁后知道,特意去找来看,去听的。很多东西越是被封锁,就越好奇,越想去了解,甚至会话花更多的精力去了解相关的,更深入的话题

小红楼事件,早上在讨论的时候,很明显是“一男子疯狂行性贿赂,杨浦区公检法全面落水”,这才是最值得关注的点。网友评论,这让自己对杨浦这个地方感到不安全。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因为女人在这环节里真的是最苦的工具人。早上的报道里说,里面还有发现了疑似女生抄写的宋词《临江仙》,她们都是很好的女生,被卷进这种事情。偏偏审判的时候,判她们,比判这些龟孙公狗种猪判得重多了,因为那个法官也有问题,后来也被抓了起来。
到了晚上,自媒体标题,开始用“性奴”赚流量,说一男子在上海圈养几十名性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av剧情。这下好了,公职人员犯罪者全隐身,新闻继续性化她们,仿佛一桩与政府无关的极小概率民间雄性猎奇犯罪。

我昨天跟我妈说,你知道很多女孩叫“婷婷”的意思是“停止生女儿”的意思吗?

我妈说:我不知道。

我说:你记得我有一个同学叫婷婷吗,她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那三个人的名字都很用心,就她叫“婷婷”,当时我只以为是她父母因为又是女儿所以起名字比较敷衍,不知道还有这么狠毒的意思,她要是知道该多伤心。

我妈说:你也太容易伤心了,他们家就是喜欢儿子想要儿子不行吗?

我:如果一家想要女儿,连生三个儿子,会给第三个儿子起名叫“胜女”“若女”“招妹”“盼妹”吗?

我妈说:不会。

我每天早上上班從北往南步行的時候,如果偏頭看東邊停的車的車窗反光,就會看見我有一根長長的呆毛,但我一停下腳步,這根呆毛就會垂下來,像不讓拍照的貓一樣。

每一个觉得在大陆状告他人性侵成本低/不需要证据的傻x(对我就是骂了)都需要把脑袋浸在马桶里洗一洗。去看看性犯罪案的庭审记录,去看看性犯罪的卷宗,去看看主流媒体如何reframe性侵事件,并在受害者中心叙事下建构出一套对性侵受害者的高标准要求,去看看刑法/法学教材中如何严格地定义强奸罪所适用的场合……
真的以为强奸只要满足“违背妇女意志”这一个要件就足够了吗?此地对强奸的狭隘定义早就建构出一套严格的定罪标准,制定出标准化的强奸程式/套路。恨不得把“强奸罪”仅限于在两个素昧相识的陌生男女(女必须是从出生起身份证上就为女且完全没有“男性化”生理特征的)之间,男的第一次见到女方就因性冲动而在有监控的地方使用暴力钳制住女方(女方还最好是没有性经验少恋爱经验的),强行进行标准化的阴茎插入阴道并射精性行为。这一过程中女方必须拼命挣扎浑身是伤指甲里抓了一把犯罪者皮屑,并且因暴力插入而产生严重的阴道撕裂伤(or处女膜撕裂)。事后女方要立刻带着一身的伤和精斑报警取证,还得保证她阴道里有犯罪者的精液,指甲里有犯罪者的皮屑/头发,案发当地的摄像头最好能够提取到犯罪过程录像。
在这一过程中,如果男女双方本就认识,特别是男方对女方有过追求,或男女之间有过恋爱关系,那么很可能会被视为“情感纠纷”而非date rape或熟人强奸。毕竟这里别说没有only yes means yes的正向积极性同意,连no means no都要解释成“欲拒还迎”。
如果女方私生活“混乱”,有过多段感情史,那她的个人情感经历和性经历又会成为不必要的关注点。
如果犯罪者身份证上的身份不是男性,受害者身份证上的身份不是女性,那么会被判定不符合男对女的强奸罪管辖范畴,从而无法以强奸罪论处。(如果受害女性是曾经做过性别重置手术后更改了性别身份,是否认可其“妇女”身份还需要庭审辩论中另行讨论)
如果男性犯罪者对女性受害者的强奸行为,不是以阴茎插入阴道并射精的方式,而是以阴茎插入肛门,或异物插入阴道等方式,又会不满足对强奸行为的定义。前几年还有案例认为犯罪者戴套进行强奸,使得受害者体内没有犯罪者精液,可以成为轻判的依据。同时受害者必须是十分痛苦的,她(陆港澳对强奸受害者的性别都限定为女)不光要身体受伤害,她还要表现出因强烈的性羞耻而崩溃的样子,否则她会被质疑是否是被强迫发生性行为的。还曾有过被告辩护律师认为被害者处女膜没有明显撕裂,证明当时发生性行为时受害者并非是处在暴力强迫的状态下的。
而当前大陆对强奸罪的认知还停留在forcible sex的阶段,把“暴力、胁迫或其他方式造成身体伤害”和“使被害者处在无法反抗的状态”视为必要条件。比如领导以扣钱为由强迫下属与其发生性行为,教师以恶意判不及格为由逼迫学生与之发生性关系,这些在台湾等地会被视为“权势性侵”(刑法228条利用權勢性交罪或猥褻罪)的行为,在此地却会被判定为“未能使受害者处在无法反抗的状态”,而被视为性交易而非性犯罪。如果权势性侵中的上位者本身就在体制之中,那么权力运行系统会额外为他提供一层保护罩。哪怕他的行为已经充分满足了法律上强奸罪的构成要件,有了这一层保护罩,也能把犯法的“性犯罪”轻飘飘打为私德有亏、私生活不检点、发生不当性关系,仿佛受害者是另有所图地利用这段与犯罪者的“不愉快的”性关系/性行为,甚至进行了性交易。
——所以到底是什么样的贱货还能赞同“性侵诬告零成本”“让子弹飞一会儿,没准儿是你情我愿后来谈崩了”“如果是被强奸,她不应该balabala”的屁话?

原贴被豆瓣删了,但我特意拿出来讲一下,感觉对很多姑娘会有帮助。

如果女性遇到突如其来的猥亵、暴力侵犯、挟制等危险时,没有马上做出反应,而是呆住、愣住、不知所措……其实这很正常,有科学的解释:

人一旦遇到危险,肾上腺素分泌,会出现两种本能反应:愣住or逃跑。而对危险做出抵抗反应,要经过反复训练,形成肌肉记忆,才能快速回击。所以很多姑娘会愣住,不知如何行动、没有抵抗,是纯生理机制。

所以,不要自责为什么不反抗、不要怨恨自己傻、不要反复回忆自己哪里做错了……

你没错,也不傻,不要有心结,你的呆住是肾上腺素发挥作用,是生理机制。【有罪的是侵犯你的人。】

髒話預警 

有一天晚飯後我刷碗時,忽然想起去年我還立過不說髒話的flag且做不到,最近似乎很久沒說過髒話了,哼哼,不說髒話根本不是需要努力的事情嘛。
第二天我和朋友去電影院看 Dune ,那個沙蟲的惡心嘴第三次在大屏幕上張開的時候,我忍無可忍:“你媽……”
第三天我更新檢查了我的豆瓣 T❤P 10片單,把我吐槽過的髒話刪了。
第五天早上刷牙時,我又忽然想起 2002版 Spider-man 的女主角,哪怕我可以把我在書影音標記的所有髒話都刪光,我也找不到詞來替代我對這個女人的形容……我真的從來不用這個詞罵人,但是我真的想不到還能用別的什麼詞……

昨晚看到有人在豆瓣讲去央煤面试,今早起来果然被删除了,大概意思是说瓣友去面试央媒,面试官问瓣友还在考虑哪家媒体,瓣友说做完南都的面试稿,还拿到了另外一个媒体的offer。听到南都,面试官马上说「南方系迟早被取缔,只要找到机会立马被消失。」接着提到「我们不一样,我们只关注财经,不涉及政治。」瓣友回了一句「任何经济问题说到底都是政治问题啊。」面试官愣了一下,说「也是,不过我们不往下深究。」面试官还说道,「自媒体就别去了,现在都在打压,但凡有流量的说关就关,尤其几百万粉丝的。」最后,对方说了一句「虽然很悲哀,但这就是现实。」
你国媒体一步一步走向了陌路,最后连财经都免不了沦为被打压的命运,总是怪新闻媒体和记者没有报道,可是在你国新闻自由都没有让人怎么去展开,敢顶风作案的媒体和记者入狱的入狱,转行的转行,整顿的整顿,关门的关门,只剩下些投机分子给主子唱赞歌。

在国内读法学研究生朋友的经历:女老师以“你们女权主义者”开头论述支持嫖娼合法化的观点,女学生表示同情嫖娼者,男学生从“本性”出发为嫖娼者辩护。
朋友读的是排名很高的学校,这就是恁国法学院现状。

Yさん有一個糊弄學技巧,即使知道是話術,聽起來也蠻舒服的。
但我不會教你們學會拿來唬弄我的!

Conclusion does not equal advice.
When I share something conclusive I'm not blaming anyone for making a wrong decision. And I know clearly it cannot be foreseen. It's more like a record for the future.
Explaining every detail which led you to that decision is so ill, as classical as “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
You see, the point is not on how you cogitate, at the same time your feelings do matter. It would just be easier if we can be on the same page.

#橙雨伞 微博:
关注 #性别暴力零容忍 - 转发 @一本学长 : 某大学一名大三法学生偷拍女生裙底,他的同学联名保他:此人平时乖巧安静,不想大家在网上污名他。学校保卫处:他家庭贫困,要考研,怕耽搁他的前途,希望被偷拍裙底的女生理解一下。

:icon_weibo: weibo.com/5939213490/KBLoRjgPG

#女权剪报 #女权 #feminism #女权主义

看比利·克里斯托的我:天哪这么丑的人演爱情电影是科学的吗
看休·格兰特的我:天哪为什么大家都说他帅是我瞎了吗
看汤姆·汉克斯的我:……现在让我说一句休·格兰特帅也不是不可以

@mammonyan 跟一个波兰游戏工作室的码农聊过,说腾讯网易现在是全球游戏市场两大巨头,很常找那边的工作室外包,但是他们之前做的东西会因为各种情况被打回来修改,于是现在也知道了,给中国市场做的游戏不能有骷髅头、带血的刀子、超短裙。#一些censorship醒脾殖民实例#

智性戀挺可怕的。
比如說院粉,就是這種自以為很聰明、喜歡的人也很聰明所以就高人一等的小學生,很可怕。
我花了七八分鐘寶貴時間看一個推送到我首頁的院粉吐槽為什麼不支持節目添加女嘉賓。
她說:「真的不是我們厭女,這是一個戶外競技性節目,免不了會有肢體接觸。」
我以為她接下來會說「如果女嘉賓體力競爭上輸了,你們會不會又說節目不公平」或者「如果女嘉賓受傷了怎麼辦」或者「男嘉賓為了不傷害女嘉賓是不是沒法用全力比賽」。
結果她說:「這些男嘉賓都是有女朋友的!你讓他們怎麼辦啊!」
我:啊??????

以前我沒太關注《明星志願3》資料片的新人物,剛才我看了一眼沈惟真的造型,他怎麼還拿著個小號?綠頭髮、吹小號、學長,你不會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抄火原和樹吧!

I can't see Taiwan's emoji anymore.🇹🇼
This is so weird because I'm sure I can see it on this same device just weeks ago.
It must be something about iOS 14.7.1 because I am very sensitive to changes at first sight. My device is released in mainland China but I CAN see it weeks ago.
I know I could.

Show older
Lost City - Alpha Town

失落之都阿尔法城